您现在的位置: 学院主页 >> 课程与专业建设 >> 教学互动 >> 正文
《慵石室诗钞点注》后记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 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    发布时间:2016-03-11 13:42:21

人的一生,会有许多缘份。与康晓峰先生的结缘,就是我生命旅程中一段永不能忘的记忆。康先生是潮州有名的诗人、收藏家,古文造诣犹深,文风简淡古雅,颇受时人推重。记得那是一九九三年十月,青年诗人许习文君自汕头抵潮州,邀我和擅长赋诗填词的九二级女生张介凡,一起去图训巷的凯庐拜谒了康先生。随后,康先生又热忱地介绍我们与潮州名宿曾楚楠先生相识。从此我便与康先生、楚楠先生结下了友谊。

当时我32岁,康先生82岁。他一脸慈祥,满头银丝,但精神矍铄,说话不疾不徐,显露出一派和蔼高华的气象。康先生是福建长汀人。他的伯父康步涯先生是晚清进士,韩山师范学堂的首任校长。诗礼传家,渊源深厚。他与饶宗颐教授是少年好友,数十年来保持着书信联系。当时我初来潮州,正是从康先生处,第一次听到汉学大师饶宗颐的名字;而后又从楚楠先生处,更具体地了解到饶宗颐教授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近年来,我学术研究的一个重要方向之一就是饶宗颐诗学研究,这也许又是一种缘份吧。

可谓一见如故。自与康先生、楚楠先生初次相识后,我便经常去凯庐,和他聊诗词古文,或者看他收藏的字画古玩;或去楚楠先生府中,参加一周一次的沙龙式的聚会。康先生也经常与会。与凤城四五名士,品茗谈艺,说诗论文。风雅潇洒,飘然出尘,常有不知今夕何夕之叹。

当时,我自湖湘远徙潮州,乡情浓郁。写过不少这样思乡怀亲的诗句:半日窗前望远烟,桥横秋水水连天。沙洲风冷传箫笛,古渡星稀泊客船。从此乡关成怅望,而今海角是家园。丈夫自有江湖意,无奈梦中听杜鹃。但与康先生、楚楠先生的相识,在这样一种纯粹艺术气息的熏染中,我客寓他乡的孤情独怀得到了少许的消解。就这样,度过了初寓潮州的两三年生活。

大约是一九九七年三、四月间,我参与的由周笃文教授主持的全国高校古籍整理规划项目《全宋词评注》第五卷的工作告一段落。康先生邀我至凯庐,拿出《慵石室诗抄》,说,松元,请你帮个忙,帮我给这本诗稿作点注,好吗?慵石翁曾深受陈衍赏识,并被陈衍推为岭东三杰之一。其诗渊源赵宋,奇肆挺拔,波兰壮阔,在潮州近现代诗坛上地位独尊,影响极大。然典奥深曲,一般人难于赏读。慵室翁是康先生的忘年交。这部诗稿,来之不易,是康先生与楚楠先生多方搜集整理而成,又增补了汕头文史名家、著名诗人蔡起贤先生亲手抄录的慵室翁在抗战时期避难揭阳、普宁时所作的20首诗。我想,若能点注出版,可为广大读者的阅读带来便利,有益于慵石翁诗的流传,更重要的是,是书之出版,可为潮州近现代诗史填补空白。望着先生信任的目光,我虽然自知浅陋,但欣然接受,说,好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慵石室诗抄》主体部分是古近体诗,共58首;另有词6首。大约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我终于把诗歌部分注完。至于6首词,由于是咏潮州八景的,多涉及潮州风物,我不熟悉,便请杨树彬君作注。而全部注释,皆经过楚楠先生的修订。一九九七年十二月,经楚楠先生统筹编校,由康先生资助的《慵石室诗钞》(增订点注本),由潮州市饶宗颐学术馆出版印行(内部出版),成为潮州诗坛的一件盛事。犹值一提的是,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为之作序并题写书名,饶宗颐教授不知为多少学者、诗人的著作题写过书名,但对《《慵石室诗钞》却以选堂拜题署之,足见他对慵室翁的尊敬。

书印行后,康先生很是高兴。但我心存憾焉。其一,是书未通过出版社公开出版,影响了慵室翁诗歌的流传与传播;其二,注释尚有不准确处,可能会影响读者的正确阅读。因此,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将这本书重新修订,并交由出版社公开出版。然而几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了却心愿。最令人悲伤的是,康先生与二零零年九月病逝于凤城。记得出殡的时候,许习文君自汕头赶来潮州,秋风肃肃,木叶飘飞,我与习文君伫立风中,默默相送康先生的灵柩远去。回到家中,我写下了两副挽联:
历劫归来人仍健,耽一庐竹韵松涛。更有新诗传宇内,骑鲸远去世同悲。
枕千里风清月白,岂无妙笔动泉台。一篇诗序成绝笔,九月秋风哭哲人。
虽然属对不工,然庶几能表悲情于万一矣。

流年似水。一晃之间,康先生骑鲸西去已有七个年头。今年,我申请到韩山师范学院科研出版基金的资助,终于将《慵石室诗抄》(增订点注本)经过修订后交由线装书局公开出版了。在修订过程中,又得到了楚楠先生的指正,并得到了潮州市慧如图书馆陈贤武与韩山师院中文系吴榕青二君的帮助,他们订正了一些地名、人名的错误,陈君还为我提供了词学大师詹安泰抄录慵室翁诗的手稿,弥足珍贵,为书稿增色多多。谨在此致谢!需要说明的是,杨树彬君曾写过一篇专论慵室翁诗歌的论文。我觉得,这篇文章,有助于读者对慵室翁其人其诗的了解,便请他将此文拿出,附录于书后。

令我遗憾的是,康先生已长眠地下,看不到这部公开出版的书稿了。但不管如何,这部薄薄的小书,既是康先生与慵室翁友情的见证,又是我与康先生友情的见证。在此书即将出版之际,我脑海里总是闪现着康先生的安详的神态,闪现着当年在凯庐与康先生在一起相处的情形。于是,手随心转,不知不觉在键盘上敲出这篇不像文章的文章,以为后记。


瑶光阁主赵松元
写于20071217日深夜